主页 > 新闻中心 > 行业资讯 >

光伏补贴该不该成为企业生存之道

在光伏行业整体不景气的大背景下,2月29日,宁夏中卫30兆瓦太阳能光伏并网系统招标爆出超低价格——英利以每瓦人民币5.18元中标。由于价格过低,业界担心再次启动光伏组件价格大战。

据悉,若扣除17%增值税,该报价已与近期国内一线光伏大厂在欧洲的报价相当。

对此,英利方面表示,光伏组件价格下滑是行业发展趋势,英利发挥产业链成本优势,此次投标是从长期角度思考。

而据业内人士透露,北京日前某项20兆瓦标案得标金额可能更低。

实际上,低价不断出现的背景是:包括我国的金太阳工程在内,世界范围内正掀起一股下调光伏补贴标准的浪潮。

一直以来,通过吃补贴和优惠政策谋生是我国很多光伏企业的特殊生存之道,但随着成本的降低,光伏补贴究竟该不该降,该如何降也引起业内关注。尤其是这种政策激励能否从根本上帮助光伏企业做大做强被打上了一个大大的问号。

近日,多位业内专家一致指出:补贴的目的除了扶持企业渡过难关,更应是着重培养中国光伏产业的核心竞争力。皇明公司董事长黄鸣更是旗帜鲜明地指出:光伏补贴让中国企业一直活在温室中,难以自立。

全球掀起补贴削减浪潮

近日,德国宣布大幅下调光伏补贴。其中大型光伏电站项目则面临高达30%的补贴下调,10兆瓦以上电站不再享有上网电价补贴,到2016年,1-10兆瓦规模光伏电站的上网电价达到6.75欧分/度,接近德国火电上网电价。

按照德国政府的规划,年光伏装机规模将从7.4吉瓦控制到2.5-3吉瓦,市场规模明显缩减。

由于德国光伏项目使用的组件约有70%-80%来自中国制造商。方案公布后,在美上市的中国光伏企业股价应声下跌,英利绿色能源日跌幅超过11%。

而作为欧洲光伏政策的领导者,德国的政策调整导致了一系列连带效应:英国、意大利、西班牙等欧洲多个国家随后也宣布了光伏补贴削减计划。

这对于严重依赖欧洲市场的中国光伏业来说,无疑是雪上加霜。分析人士指出,此举将进一步压缩光伏企业的出口空间,市场回暖将主要依靠国内市场。

而随着近期国内光伏电站及发电系统招标火热,光伏“外冷内热”的情形日益清晰,尤其是新一轮金太阳工程招标的启动更加凸显了这一趋势。

在国际市场大幅降低光伏补贴的同时,我国也宣布降低金太阳工程补贴标准,不过降低幅度却低于预期,被认为是政府对光伏行业的“救市之举”。

对于光伏补贴这根“救命稻草”,中国工程院院士黄其励认为,国外光伏补贴已经持续了多年,而我国还时间较短,仍然处在需要扶持的成长期,至少需要持续补贴到2015年才能大幅降低,最终在2020年形成独立的市场。

“目前我国对新能源产业的补贴同每年进口石油的代价相比,比例还非常低。”黄其励说。

不过,黄其励同时指出,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明确提出加快转变经济增长方式,并将经济增长速度降到7.5%。这表明我国产业发展将通过降低速度来提升质量,光伏等新能源行业也将面临这样的选择。

补贴难助核心技术突破

根据规定,金太阳示范工程将2011年用户侧光伏发电项目的补助标准由原定的每瓦9元调整为每瓦8元,并将2012年补助标准进一步下调到每瓦7元。

不过,补助标准下调并非意味着政府对光伏产业的扶持力度减小。分析人士指出,按最新光伏组件价格计算,国家补贴仍然在50%以上,而屋顶光伏薄膜组件项目在收回成本后仍有近10倍的利润。同时,今年金太阳示范工程规模将进一步扩大,补贴总额会有不小的增长。

对于这样的调整,有业内人士认为,过高的补贴在继续激励地方政府“大干快上”的同时,间接为技术水平较低、缺乏核心竞争力的现状埋单。

一直以来,核心技术缺失是我国光伏产业的通病。目前停产的一大批多晶硅企业大多成本竞争力不足,随着整个行业进入洗牌阶段,将被逐步淘汰。

“补贴害了节能环保产业。”黄鸣明确指出,国家补贴使得很多企业误入歧途,只想着挣钱,忽略了核心竞争力的培养,一旦离开补贴难以生存。

虽然这样的观点给黄鸣招来一些骂声,但他坚持:“我所有的企业经营理念都是在没有补贴情况下的经营方式。”

近日,北京市出台相关管理办法,规定新建城镇居住建筑应安装太阳能热水系统,并享有中央财政的资金补助。作为太阳能“进城”的重大利好,黄鸣却表示“好的产品不需要补贴,没有国家扶持才是大机遇”。

黄鸣指出,从以往的经验看,国家强制安装可能会导致市场畸形,如北京奥运会期间安装的太阳能路灯至今已损坏大半。“对于国家强制安装,太阳能企业不应太乐观。”黄鸣说。

国家电监会原副主席邵秉仁也告诉记者,目前的补贴政策不合理,鼓励了下游产业扩张,却没有鼓励上游的研发,忽略了科技创新。

“新能源产业肯定赚钱,因为国家有政策补贴,但是这样的政策不可持续。企业想要脱离补贴独立生存,只能依靠技术进步降低成本,没有别的办法。”邵秉仁说。

黄其励也指出新能源产业核心技术的缺失同目前的政策导向有关,过于注重规模发展就会忽视自主知识产权。他建议在招标时将自主化率作为重要指标。